排球女将34:【幻界】海棠花未眠

 
【幻界】海棠花未眠
2019-04-26 17:42:08 /可爱mm沙滩排球 /被圍觀

可爱mm沙滩排球 www.kzhre.com 這是街角的精致庭院,月光灑在草坪上,草坪上落滿了細碎的?;ɑò?。

顧北站在庭院里與女孩告別,他的眉眼被照得清冷,眼神卻柔軟透明,他說:“蘇眠,再見?!?/p>

聲音淺淡落下,蘇眠伸手去挽留,卻發現對方變化成光芒,頃刻消散。她睜開眼,窗外天色熹微,白紗窗簾被浮動的風掠起,屋外的海棠早已盛開。

Chapter1

蘇眠遇見顧北的那天,桑鎮下了一場大雨。落葉與花瓣在街道上鋪了厚厚的一層,積云壓住磅礴的雨勢,帶來短暫潮濕的寧靜。

她走過安靜的巷道,最后在棗紅色的建筑物前停了下來,腫脹的腳踝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帶來撕扯般的疼痛。她蹲下身子,委屈像是被突然揉進了眼里的沙子,眼淚便簌簌落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疼痛逐漸緩和,地面傳來細小的摩擦聲。蘇眠的肩膀一重,溫暖的手掌已經將她扶起,耳邊響起顧北的聲音:“別動,我扶你回去?!輩還潭痰囊瘓浠?,語氣卻堅決而不可抗拒。

蘇眠轉過頭看見對方棱角分明的下巴,她笨拙地踮著腳尖前進,濕漉漉的褲腳在地面上留下清晰的水痕,屋內陰暗,沒有煙火。

推開玄關外的大門,顧北熟練地扭動電燈開關,他將女生扶到沙發邊,又從茶幾底下找出醫藥箱,干凈利落地進行消腫。在云南白藥刺激的味道中,蘇眠后知后覺地詢問:“你是誰?你為什么會在我家?”

顧北低著頭沉默,小心地斟酌著語句:“我叫顧北……是園丁的兒子,他身體不舒服,所以我來代替他整理院子?!?/p>

想起早些日子園丁給她發來的請假信息,蘇眠點點頭,沒有再搭話。

夜幕低垂,天色愈發陰沉,雨又一次落下。蘇眠站起身將沙發后砰砰作響的窗戶拉緊,整個客廳瞬間安靜下來,空氣奇異地流動著。

察覺到疏遠的氣息,顧北站起身,主動說道:“那我就先回去了?!?/p>

“好?!?/p>

蘇眠送他出了屋門,屋外的感應燈因推開門的聲響亮起,暖黃色的光線落在他們的發頂,暈出小小的光圈。

“再見?!憊吮背趴〉辣?。

蘇眠點點頭,目送他離去的背影。

被雨水打濕翅膀的麻雀“喳喳”掠過,天邊是沉沉的灰,像是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爆發的舞臺劇場,演員平和的相遇,情緒便埋在了深不見底的海岸。

Chapter2

顧北來修理院子的時間變得固定,每個周一、周三和周日的午后。不過一個多星期時間,兩人變得熟絡。

屋外的花草種得極多,春末之際,院子的角落里爬滿了紫色的藤蘿,柔軟的枝蔓自木欄上落下來,陽光便能透過間隙照到芬芳里。薔薇和梔子開得正艷,反而應是當季的海棠沒有動靜,瑟縮著莖葉頹廢。

顧北走進院子時,蘇眠正對她的作品著色。她將頭發隨意扎起,衣服上有大片大片水彩的痕跡,看起來明明是異常狼狽的樣子,可那寡淡的神情,卻又令她囂張萬分。

大概是因為過分投入,直到顧北修整完了所有矮叢,蘇眠都沒有抬頭看他一眼。

顧北慢慢踱步過去,看見她畫布上的內容,是深色的樹干,光禿禿的,襯著灰白的背景,站立成經年寂寞的姿態。

“你都不用去學校的嗎?”他忍不住開口詢問。

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所打斷,蘇眠一顫,差一點甩掉了夾在指尖的顏料盤。她轉過頭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又轉回了視線,不滿地抱怨著:“嚇死人了?!?/p>

“啊,抱歉?!?/p>

短暫的沉默。

蘇眠不停歇地涂抹著樹干的陰影部分,微微瞇起眼打量漸變的差別,語氣滿不在乎:“對呀,我不用去學校。老師說我打架,記大過,讓我回家閉門思過兩個星期?!?/p>

顧北嘆了一口氣,又問道:“那你為什么不告訴老師,是對方先動手的呢?”

蘇眠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轉身面向他,表情波瀾不驚:“告訴老師有什么用?處理結果又不會改變?!彼桓焙斂輝諞獾謀砬?,甚至沒有思考對方為什么會知道事情發生經過。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將胸腔里緊扣的一口氣呼出來,不無嘲笑地繼續說:“更何況,誰在乎呢?我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父母也吝嗇到不愿意多給我一個電話?!?/p>

顧北垂著手臂站在一旁,許久的沉默。仿佛經歷了一個世紀的漫長,他才干澀著喉嚨安慰:“他們在乎你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p>

女孩聳聳肩,不以為然。

顧北離開的時候,蘇眠咬著筆頭與他告別,看似漫不經心的模樣,眼底卻不盡是灑脫。

直到走出去很遠,顧北才輕聲開口:“蘇眠你可真像初生的刺猬呀,因為碰到試圖觸碰的手而豎起了全部尖刺??墑鞘奔涓憒煺?,也會給你成長?!?/p>

話音剛落,他便隨之消散在空無一人的街道。

Chapter3

4月的日光已經有了適宜的溫度,微涼的風卻沒有止息。

蘇眠穿著干凈校服回到學校的那一天,年級主任沒有再多加責備,只是擺著手讓她快點回班級。到底是成績優異的學生,除了偶爾的性格乖張,她再無缺點。

聯考結束的藝術班級,最后幾個月的文化課程也隨之增大強度。蘇眠走進教室的時候,班級里有瞬間的安靜,之前與她作對的幾個女生冷淡地瞥了她一眼,又自顧自地圍成自己的小圈子。

午后,蘇眠一人拿著單詞本跑到操場邊背誦。女生們便走到她的面前,譏笑著:“干什么這樣努力,你只需要靠著你的父母,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機會?!?/p>

仿佛是嫉妒幻化成的利刃,蘇眠站起身,一字一頓地開口:“讓開?!?/p>

她們沒有動作,仍是站成一排,以高高在上的姿態擋住去路。蘇眠抬起手,可手掌還未落到對方的身體就被牢牢握住。

女生們的表情到位,好笑地看著蘇眠自己默默收回去的手掌,又將唇邊最后的嘲弄收起,轉身離開。

蘇眠則站在原地,紅著眼眶轉過頭,她使勁甩開被抓得生疼的手腕,又再次舉起手,用力地推了他一把。

顧北毫無準備,直直地被推了個踉蹌,還未等他穩住自己的步子,連串的話語便撲面而來。

“我已經問過顧叔了,他只有一個女兒,根本就沒有兒子?!彼彰卟講獎平?,接著說道,“我也發現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夠看見你,所以你到底是誰?”

蘇眠的一句話仿佛在平地炸起悶雷,震得顧北大腦還未作出反應就已下意識地回答:“我不是壞人?!?/p>

見對方冷著臉沒有回答,顧北只好硬著頭皮繼續說:“是你創造了我?!?/p>

“……”

“是你的精神力具現化了我,所以我作為你的附屬品,唯有你才能看見?!憊吮倍倭碩?,又怕對方有其他誤解,磕磕絆絆地接著開口,“我不是你所想象中的虛擬精神,我真實存在,并且可以接觸事物?!?/p>

午休結束的鈴聲響了一遍,蘇眠抬起頭直視對方的眼睛,她覺得這太不可思議,可現下對方所展現出來的狀態卻又讓她不得不相信。

課前的預備鈴又再次響了一遍,有風吹過,所有的日光散開,自樹蔭下墜落,像是經歷了一場世界觀的重塑,蘇眠匆匆留下一句:“我先去上課了?!輩執傯永?。

Chapter4

等蘇眠接受她并不是因為精神問題產生幻覺,而只是因為意外的契機具現化了想象時,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

他們的相處模式有了細微的變化,顧北可以輕而易舉地看穿她的偽裝,那些隱匿的孤獨因他的到來,有了宣泄的治愈空間。

轉眼到了月末,最后一場模擬大考。

縱然缺席了兩個星期的課程,蘇眠的成績依舊得到了嘉獎,作為藝術班里唯一一名考進了年級前十的人,她被要求在班會課上做一個簡單的學習交流。

從座位到講臺不過5步的距離,底下已經傳來細碎的笑聲,蘇眠佯裝不在意地翻開自己的演講稿,繼續分享自己的經驗。

下臺時,帶頭的女生語帶挑釁地要求她為每個人發放一份筆記,這樣才能更好地促進大家學習,蘇眠抿著唇沒有搭話。

那個晚上,她將自己的筆記本剪裁成適合的大小,又細心地抄寫成厚厚一疊。顧北坐在一旁幫她,大抵是因為來自于她的精神世界,他早已知道她選擇的做法,只是惋惜于她心里克制的遺憾。她的反駁,她的乖張,不過是她孤獨的一種排解方式,于是最后她創造了他,是她最希冀的,名為陪伴的存在。

指針逐步走向凌晨兩點的位置,顧北將毛毯蓋到她的身上,這才放心離開。

隔天的早晨,蘇眠缺席了第一堂語文課,在下課鈴響的那個瞬間,她抱著一大堆打印紙跑進了教室。語文老師不贊同地想要批評她的違規,卻又很快被她手上的東西所吸引,那是整理干凈的課堂筆記,每張復印件都細致地圈出了分類和重點。

班里刻意找她麻煩的女生被她遞過來的筆記所驚到,她們形成的狹小團體以一種幼稚的方式去讓她煩惱不斷,可到最后,如此相襯之下,她們輸得徹底。

這是遲到太久的道歉。

女生終于站起身,輕輕彎下了身體。

本應碰撞的舞臺劇被緩慢透露了沖突,于是情緒自深海浮出,最后化作了柔軟的結尾。

Chapter5

時間繼續向前流逝,6月,蘇眠考到極好的成績。

父母從遙遠的大西洋彼岸打來電話,絮絮地說著:“眠眠,我們很為你驕傲?!?/p>

她早已從班主任口中得知父母對她的關心和看重。都是冷淡優秀的性格,一如她的笨拙不知道如何去表達自己的需求,他們亦不知道如何去表現自己的關心。

蘇眠低聲說著“嗯”,心里有說不出的喜悅。她終于學會與世界和解,也終于與自己和解。

屋外,顧北把院子里的海棠從墻角陰影處搬到月光下,這株即將錯過花期的植物終于長出它第一個花骨朵。她還未來得及向他道謝,他們就已面臨分別。

精神力的具現化來自于精神力的凝聚,可當希冀不再是唯一的支撐,具現化的事物也會隨之消失。

最后,顧北站在庭院里與蘇眠告別。他指著花骨朵說:“蘇眠,你看這株海棠,雖然它錯過了最合適的花期,但是它終究還是會綻放的。一如這個世界雖然不好,可它仍舊有值得你去不斷靠近的地方?!?/p>

顧北揮了揮手,最后一句“再見”化作了月光流淌。

你跨過傷心換日線,越過孤獨荊棘叢,而在最后,你終會迎來自己的燦爛晴天。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可爱mm沙滩排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