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排球英语怎么说:微殺

 
微殺
2019-08-25 23:52:36 /可爱mm沙滩排球 /被圍觀

1???/h2>

可爱mm沙滩排球 www.kzhre.com 故事是從一條微博的評論開始的。作為一個寫手,有一段時間我很樂意和讀者在微博上交流,直到那條評論的出現。

起初我并沒有很在意,只是一個用戶名叫“徐娜”的人在我的微博后面留言說希望我寫一寫關于她的故事,我婉言回絕了她。她并沒有因此放棄,而是采用狂轟濫炸的方式繼續要求。她還抓住我的好奇心理,說她的故事很恐怖,我如果不寫會后悔的。

如此幾天的較量,我放棄了,讓她給我簡單講一下她的故事,很快她用私信回復了我。她說她本名就叫徐娜,是一名大一學生。她的男朋友江凱喜歡上了另一個叫童曉婉的女生,很堅決地跟她分手了。

“童曉婉是個狐貍精,她搶了我的男朋友。我要殺了她。”

我對她的故事大失所望,只勸她不要做傻事,過一段時間就沒事了。

“殺人犯法我自然是知道的。不過如果我先自殺,然后再變成厲鬼來要了她的命,這樣警察也沒辦法了吧。”徐娜接著回復了我一條私信。

聶小倩大戰狐貍精,聽起來確實是個不錯的故事??醋諾縋云聊?,我會心地笑了笑,決定不再搭理她。

“看來你不相信我的話。”半個小時后她又發了條私信過來。

我沒有回復她,關上電腦睡覺去了,她停歇了兩天沒有騷擾我,我以為這事已經翻篇了。這天晚上我打開微博的頁面,發現兩個小時沒登錄竟然有一百多條微博提及我。我連忙點開來看,原微博是徐娜發的,她連續發了好幾條,都提到了我,其他部分則是別人轉發的。

@小熊先生快來看,這艷麗的紅很漂亮吧;@小熊先生現在你該相信我了吧;@小熊先生這種事不是誰都能經歷呢,你說是不是?

她的每條微博下面都配了一張不是很清晰的圖片。圖片里有一只手,手腕上有一條不淺的切口,鮮血沿著手腕滴落在地板上。再往上看其他圖片,拍攝角度稍微發生了點變化,但依然看不到人臉,而地上的血跡越來越多。

她正在自殺!

我顫抖的右手撥動著鼠標的滾輪,那些轉發微博的人都在評論這件事,希望我快點出現去阻止她。他們并不認識我,憑著經驗猜測我跟徐娜或許有什么感情糾纏,所以她才會自殺給我看。我一下子慌了神,全都亂套了。

徐娜正在自殺,可是我不認識她,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我點開她的資料,才發現她跟我在同一個城市里。

我看了看時間,她已經有半個小時沒有更新微博了,這是個非常危險的信號。當下救人要緊,我連忙自己轉發了徐娜的微博,簡單解釋了兩句,希望認識徐娜的人能幫忙阻止她。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我,我只有貼出徐娜發給我的私信截圖另發一條微博。

很快有人在我的微博下面評論,說是我殺了徐娜!這讓我頭皮發麻,多少有些后悔和莫名的恐懼。我給徐娜的賬號發私信,可是她并沒有回復我,她的微博也沒有再更新。我努力使自己靜下心來翻看徐娜以前的微博,企圖尋找到一點點這只是個惡作劇的蹤跡。

她的微博開了有將近半年,發的微博不多,大部分都是心情文字,偶爾也會提到她男朋友江凱的名字。自殺的這幾條微博是兩個小時前陸續用手機發出來的,而在這之前有十來天她沒有更新微博。

微博下的評論我已經不敢點開看了,他們將殺人犯的帽子扣在我頭上讓我渾身不舒服。我拿出手機給本地的一個朋友打電話,他在公安局工作,叫白暮然。

“你惹上風流債了啊?”聽了我的敘述后他調侃道。

“現在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萬一真出人命怎么辦?”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我可能也沒辦法。徐娜這名字太普通了,估計很難短時間內找到啊。而且她用手機上網,要其他部門協作才有可能鎖定位置。”白暮然嘆了口氣道,“只能明天了。”

“那一切可就都晚了。”我焦急道。

“你別想太多,關上電腦好好睡一覺。網上的事真真假假。”白暮然說到這兒笑了起來,“上次我們也碰到過一個自殺直播的,千辛萬苦找到了他的住所,破門而入。你猜怎么著,這混蛋發完貼子正玩網游呢,那情形別提多窩火了。”

聽完他的安慰,我稍微放寬了心。我不是救世主,即使這事是真的我現在也無能為力。這樣想著我關了電腦躺回到床上。雖然是輾轉反側,但半個小時后我還是睡著了。

醒來時額頭冒著冷汗,大概是做了些噩夢,只是都記不太清楚了。我重新打開電腦,真希望昨天晚上看到的都是場夢,只可惜頁面上那些自殺的照片還好好地呆著。我點開評論,終于看到一條讓我欣喜的評論:我認識徐娜。

我點開評論者的賬號,發現他跟徐娜是互相關注的,而且很久之前他還轉發過徐娜的微博。我連忙給他發私信,希望他能聯系一下徐娜,看她有沒有事。緊接著我拿起手機給白暮然打電話。

“我正要給你打電話呢。”還沒等我開口,他就搶先道,“沒有接到任何報警,這個自殺應該是假的。”

“謝天謝地。”雖然還有些不安,但我長吐了口氣。

“不過……”白暮然頓了一下,“我讓其他分局的同事幫忙查了下,十幾天前有個自殺身亡的女生,叫徐娜,據說也是個大一新生。我將微博上的照片發給他們了,比對一下看是不是同一個人。先掛了。”

我再次打開微博的頁面,查找了一下徐娜最開始給我留言要我幫忙寫故事時的日期,到現在也就一個禮拜。我發短信問白暮然那個徐娜具體哪天自殺的,白暮然回了一個日期。我對比了一下,如果她們是同一個人,那就是說徐娜是自殺后第七天給我留言的。

頭七回魂?我腦海里突然冒出了這個詞,后背一陣發冷。

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可還是忍不住回想那條私信的內容:我要先自殺,然后變成厲鬼要了她的命。

徐娜早已經死了嗎?她現在是來報復的嗎?

電腦上的頁面提示我有一條新的私信,那個留言的人回復我了:我跟徐娜是中學同學,她不是已經自殺了嗎?這些微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事實并沒有出乎意料,徐娜早自殺身亡了。只是,是誰給我評論,而且還發了這些自殺的微博呢?

我正猶豫著怎么答復他,白暮然又發了條短信過來,警察通過與之前的尸檢照片比對證實了微博上的那些自殺照片就是徐娜本人!

我給那人回了一條私信過去:如果方便的話,我們馬上見一面吧。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快遞疑云
下一篇:良心販賣所
 
可爱mm沙滩排球